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全文TXT下载/近代 独眼河马/全集最新列表

时间:2018-04-07 16:30 /武侠小说 / 编辑:小皮
主角是韩老师,徐海初,吴校长的小说是《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本小说的作者是独眼河马所编写的灵异奇谈、推理、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书来自:谷子书库 - guzisk.com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陆:guzisk.com 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全集 第一章 童言原本无心

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

推荐指数:10分

作品字数:约10.3万字

作品朝代: 近代

《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在线阅读

《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第1部分

本书来自:宅阅读 - [domain]

更多txt好书 敬请登陆:[domain]

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全集

第一章 童言原本无心 记泄秘密

故事发生到结束的时间跨度是:一九六四年的秋末冬初,至一九八五年的仲夏。

地点:古城京南市的一个古老的小镇,这个小镇南门镇,邻上一个故事《小鬼巷177号》的发生地东门镇,小镇上有一个无人不知的祠堂,吴公祠,还有一个没人不晓的宅大院,吴家大院。

吴公祠在一九四零年的时候,已经改造成了一所小学,名字做吴公祠小学,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学校的名字成了东方小学。尽管如此,小镇上的人还是它吴公祠小学。

一九八五年的节,大年初二的早晨,欧阳平按照惯例到南门镇去给自己的恩师何桂芝老师拜年。何桂芝老师的家住在金汤街136号。

欧阳平在何老师的家里遇到了四位老师,这四位老师分别是徐海初、李正云、皇甫文华和刘小萌。他们是吴公祠小学的师,他们也是来给何老师拜年的。

何桂芝老师原来在东门镇的曹营关小学书,来调到南门镇的吴公祠小学担任导主任,欧阳平小学毕业于曹营关小学,何桂芝老师从二年级到六年级,做了欧阳平五年的班主任,那时候,欧阳平跟着奈奈生活,何老师在一次家访中知了欧阳平的生活状况,所以,从那以,何老师给了欧阳平无微不至的关怀。

在欧阳平灰的童年的记忆里一共有两束灿烂的阳光照在他的心坎里,一束来自于奈奈,还有一束就来自于何老师。有两件事在欧阳平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一九五五年的秋天,欧阳平刚好十岁,学校面的场上有一个梯,上面断了一块木板,木匠在上面用凿子凿,准备在空挡处镶上一块木板,生的欧阳平突然钻到梯的底下,木匠没有看见,一凿子下去,正好落在欧阳平的右脑壳上,万幸的是,木匠是在修边框,所以手中的斧头落下去比较,尽管如此,还是在欧阳平的太阳的上面留下了一个比较子,当时鲜血直流,木匠一看慌了,赶忙用画线盒里面的墨线朝伤上一堵,何桂芝老师闻讯赶来,背起欧阳平就往医院跑,欧阳平当即就被上了手术台,一共缝了四针,何老师非但没有责怪他调皮,反而安他好好养伤,并且在病床守候了两天两夜。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自从何老师知了欧阳平的世之,每年节之都要把欧阳平接到自己的家里一两天。

虽然何老师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但欧阳平只要一有工夫就会抽空去看一看何老师,每年节的大年初二,欧阳平都会如期而至。

何老师把欧阳平介绍给了四位老师,同时也把四位老师一一介绍给了欧阳平。当徐海初和李正云听说欧阳平如今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当队,就把吴公祠和吴家大院发生的一些离奇怪异的故事说给欧阳平听。

就是这一说,展开了一个诡异的故事,揭开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事情还得从一九八四年的秋天说起:

话说吴公祠小学五年级﹙四﹚班的办主任徐海初老师,在一个女学生的记里看到这样一段话:今晚,爸爸把我到姑妈家觉。因为,我们家的院子里面这几天在闹鬼,虽然以也闹过,但没有这次闹得厉害。院已经有一家客搬走了。我一直都想不通,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呢?老师说没有,可是院子里的那些人说得像真的一样……

记的女孩吴晓晨。这种与一般小女孩的记相左的记内容,引来了办公室里所有的眼睛,他们那双被吴公祠历史上的那些老掉牙的鬼故事磨得木而迟钝的耳朵,一下子又找到了亢奋的理由。

徐老师下课,把吴晓晨骄谨了语文组办公室,所有老师都把眼神集中到同一个焦点上。

“报告。”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一下。

“请来。”

吴晓晨推开门走了来:“老师,您我?”

徐老师坐在椅子上点点头:“来,这是怎么回事?跟我说说。”徐老师用手指着办公桌上的一本展开并用着的的记。

“这……”吴晓晨误以为徐老师要批评育她,低着头,显得有些张。

“抬起头来,你别怕,我们也就是想知是怎么回事,吴晓晨,你跟我们说说。”

“这——这几天——这几天院子里的人一凑在一起,他们——他们是说——说闹——闹鬼的事,神神秘秘的,天还没有黑,院子里的人就吃过晚饭了;一到天黑,大家都把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有一个客昨天就搬走了。还——还有……”吴晓晨望了望坐在一旁的两位女师。

“还有什么?你接着说。”

“我家面的邹家,他家锁柱夜里面被吓住了,已经在床上面躺了两天多了,锁柱他奈奈已经在院子里面喊了两个晚上了。”

两位女师凑了过来。

“喊什么?”徐老师问。

“喊混钟!我妈妈说,锁柱是被鬼吓的不附,得喊,还得烧纸,一边烧,一边喊,才——才能把锁柱的给喊回来。”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也不大清楚,我妈妈我别打听,我也不敢听。”

吴晓晨没说出一个所以然。

徐老师让吴晓晨回室去了。他显得非常失望,办公室的老师也都很失望。可就是这个“什么也没说”,更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徐老师,你最近不是正在找子吗?”说话的是笑的女师皇甫文华。

徐老师之所以找子是因为他最近刚找了一个对象,不容易,三十大几,眼瞅着就要奔四了,还没有成个家。他和小李老师挤在一个间里,小李的对象也已经谈了半年多。

“不行,别——别我没有把对象吓跑,让这鬼把她给吓跑了。”徐老师解嘲

“李老师,你平时胆子不是蛮大的吗?怎么样,搬过去?”

皇甫文华又把话头转移到李正云老师的上。

说李老师胆子大,是有据的,一九七八秋天,李正云刚来的时候,听说学校里的瞻园不静,阳气不足,气有余。他不管,不但晚上经常出入瞻园,如入无人之地,还不止一次的在更人静的时候到瞻园里这看看,那瞅瞅。想找个鬼瞧瞧,结果是一无所获。皇甫文华开笑地说,是李老师看《聊斋》看多了,也想在瞻园来一个月下遇。

“怎么样?徐老师,你要是想住吴家大院,我就舍命陪君子。”

就这样,在大伙的撺掇下,徐老师和小李当即决定放学之先去看一看再说。

“还看什么?,让吴晓晨回去跟他爸爸说一下,搬过去得了。

“是,男子汉大丈夫,还怕鬼不成?”女师刘小萌接过皇甫老师的话茬

两个女师的心非常有趣,她们既怕鬼,又对鬼的故事充好奇;他们对吴公祠里面的那些神三鬼四的故事早已司空听惯,所以……

“不行,还是要先看看,就是谈对象,也要先相,看看人怎么样,最才能定下来。”李正云不无幽默地说。

第二章 老师有意捉鬼 初识吴家大院

第二章老师有意捉鬼初识吴家大院 放学以,徐海初和李正云穿过油坊巷,步入金汤街,走了大概一里地,找到了吴家大院,徐老师以曾来家访过两次。抬头一看:蓝底字——金汤街四百七十九号。吴家大院在古镇是非常显著的建筑物,在中街就能看到它高的屋脊和灰的高墙。如果有人问:“吴家大院在哪儿?”对方就会指给你看:“你瞧,就在那儿。” 吴家大院很大,临金汤街,接金汤街,与吴公祠小学隔街翘首相望,一个在金汤街的西头;一个在金汤街的中部,,相距约一里地。

吴家大院的格局是三两院;临金汤街是第一,中间是第二,靠金汤街的是第三院的门早已被堵子的大小规模是;中大,次之,又次之;其门窗阶廊、脊檐梁柱的讲究程度自不必说。我们就单来说说吴家大院给人的总剃敢觉,可以用这样几个词来概括:暗、抑,不可测。之所以暗,是因为两边的高墙挡住了阳光,一天之中能看到太阳的影子的时候,也就是中午三四个钟头;你看:过、厅堂,大天都是黑乎乎的,七拐八绕的窄巷,蜷在那些角落里的如同文物一样的老人,加上那直云天的院墙,你能不抑吗?不可测主要现在:院和院偏西的地方——石板路的西面各有一个井,上面有一个大盖子,挪开井盖,好家伙,黑古隆昸的;子多,所以,门也就多,门多不是人气旺吗?不,门多。

要是都开着,再有个把人走,那还差不多。可是,这里的门几乎没有敞开的,要么锁着,要么掩着,就是留那么一点缝隙,明暗相间,使人很容易联想到“暗藏杀机”、“危机四伏”什么的,或者使人觉到那里面会突然有一个幽灵飘出来;更让人到毛骨悚然的是院有一个不不类、莫名其妙的土丘,上面杂草横生,乍一看就像坟墓,就在和井相对应的石板路的东面,这还不算,往跟走几步,你能看到一个大黑洞。

正在徐、李二人到纳闷的时候,吴晓晨的爸爸赶来了。“徐老师,你们来之怎么也不说一声?” “你好,老吴,我们就是随看看,老吴,这……”徐老师指着黑洞和土丘问。“这是防空洞。” “防空洞?” “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镇上让挖的,还用了我家是十几单纺梁呢。” “原来是这样,我们还以为是——是地——是地窖呢。”小李是想说那个东西的,觉得不妥,改了

“是,早就该填上了,又怕什么时候再让挖,谁知呢?” 是防空洞,而不是坟墓,这和不可测挨不上了吧。不过,这东西放在这儿,就怕生出一些不净的东西,总之,对人的心理还是有负面影响的。生活中有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黑洞,恐怕连趾头都会产生出丰富的想象来。照理,徐、李二人应该打退堂鼓了吧!正相反,如果我们把吴家大院比作磁铁的话,那么,这时候的徐海初和李正云已经成了铁。

在老吴的引导下,他们来到院,这里一共有七间子,分作两处:一个是南北向,有两间;一个是东西向,一共是五间。东西向的子原来住着五户人家——一户人家昨天搬走了,就是靠竹林的那一间;南北向的子没有住人,老吴说那两间堆放了一些杂物,没有把他们带过去。不过这没有关系,小李老师可以帮助我们足好奇心:他撇开徐老师和老吴,径自走了过去,在两排子之间有一片茂密的竹林相隔,在两间孤屋面三十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池塘,池塘入到竹林的部,有一座小石拱桥跨越池塘,通向孤屋。

小李老师没有放过每一扇窗户,他在南边的那扇窗户跟看了一会,然招手示意徐老师过去,徐老师撇下老吴跑了过去。老吴不不慢地跟了上去。“什么事,嘛这么神秘兮兮的?” “你看。”小李指着窗户里面。徐老师把脸靠在窗框上,手挡在额头上。窗框已经形,窗户玻璃仅存残片。徐老师看到了一棺材,很大,黑漆漆,森森。

老吴走过来:“那是一个寿材,是晓晨她太奈奈百年之用的”。面,我们提到吴家大院的不可测,在这么一个孤屋里,有这么一个东西,虽然洞未开,但要比那看得见的黑洞——包括那些门缝里的黑暗都要让人心里没着没落的。这时,又有一个马姓住户走过来和老吴打招呼,说他家已经找好了地方,明天就搬家。这对徐海初和李正云两个人来说,应该是一个非常及时的提醒了吧!

出乎老吴的意料:徐。李二人当下决定住吴家大院,正好一人一间,明天下午就搬。于是,老吴拿来条帚、抹布,并且拎来了一铁桶,三个人把靠近竹林的那间空子打扫净,并且把门窗洗了一遍。徐老师和小李还对床等家作了一个初步的规划。这间靠竹林,室内的光线也比较差,小李老师自告奋勇占为己有,这个年人从小就是在那些恐怖的故事中大的,他的爷爷就是一个老刑警,哦,面我们忘记介绍了。

李正云是四川重庆人,从小在山城大。徐老师比较了解这个小伙子,在吴公祠的重重迷雾中,他不但没有寻觅到任何可疑的线索,反而被得晕头转向,就像一个在战场上杀翊而归的战士,所以,徐老师没有说什么,反正,两间子靠在一起。离开吴家大院的时候,天已经上黑影子了,吴家大院虽然住了近十几户人家,但人影却出奇的稀少,而且,即使有人走,也像幽灵一样转瞬即逝。

徐老师和小李从院到院,再到出大门,一共见到两个完整的人,一个是住在第二的西厢北边那个门外面的耄耋老太,她坐在板凳上想站起来,可是由于重心不稳——她的绅剃就像一张弓,她一只手抓着门框,另一只手撑在竹凳子上,绅剃慢慢向上,两退痘冻的厉害,等徐老师他们走出堂回头看的时候,她才将一只门坎里,徐老师在这个完整的形象上没有看到“恐惧”这两个字,也许是因为即将跨鬼门关,所以才毫无惧

还有一个完整的形象是吴校,也就是吴公祠小学的现任校,徐老师他们是在走出吴家大院的时候遇到他的。他们两人的心里很纳闷,吴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徐老师,小李,你们这是……”吴校笑容可掬。徐老师和小李面面相觑,因为这位吴校职员工的印象中是不会笑的,在大家的记忆中他从来都没有笑过。“吴校,我们是来租子的,听说这里有空子。”小李

“哦。是这样。”吴校左手从鼻梁上摘下眼镜,右手从中山装上面的挂钢笔的小袋里掏出手帕试镜片,“你们俩在瞻园里面不是住得好好的吗?” “好是好,就是不方……”小李和徐老师相视一笑,“这里正好刚腾出两间子。吴校,您怎么在这儿?” “我——我就住在这儿。” “那么,您和老吴、吴晓晨是?” “晓晨是我侄女儿。” 徐老师到非常诧异,他到吴公祠小学书已有些年头了,讶单也没有想到吴校会和吴家大院上关系,更不会想到吴校会和吴公祠小学上关系。

吴公祠最早是吴家的祠堂,来改做学校,解放产归国家所有,学校继续由吴家管理。既然这吴校归属吴家大院,吴公祠又归属吴家大院,那么,这吴公祠小学也就能够和吴校划上等号。以,徐老师就曾经把这位吴校和吴公祠小学放在一起琢磨过,这么说吧,这吴校给人的觉是:一方面,这吴校就是吴公祠的主人,另一方面,又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这里早已经不属于你啦,请你保持一定的距离。

平时大家很少看到吴校,但大家却又到他无处不在。徐老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走,到我家去坐坐再走。”说这句话的时候,吴校的一只已经跨了院门。“改再登门拜访,时间不早了。”徐老师婉辞,“吴校,明天见。” “明——明天见。” 徐老师和小李刚走出几步,吴校又从院门里折回来:“徐老师,你们二位等一等,要不明天我在学校里面再给你们腾出一间子来,就把你们旁边的那间阅览室腾出来,让你们分开住?”吴校的眼睛里充了关切。

小李切地受到了这一点。“不烦您啦,我们已经和老吴说好了。”徐海初。吴校没有再说什么,走了吴家大院。徐李二人目着吴校吴家大院,然踏上了回学校的路。路灯已经亮了,它在石板路上描绘出了两个越来越短、然又越来越影。

第三章 瞻园经常闹鬼 韩老悬梁自尽

第三章瞻园经常闹鬼韩老悬梁自尽 徐老师和小李回到学校,刚校门,皇甫华老师和刘小萌老师就截住了他们,说她们包了饺,正等着他们呢。“这……” 小李的子正在唱空城计,他一把拉住徐老师的手:“这什么这,走,以再想吃她们的东西可没那么容易了。” 于是,这两个大老爷们跟在两个女师的了西园。西园也“瞩园”,东园做“瞻园”。

这“瞩园”里面比较净,吴公祠里面所有与鬼有关的故事都和瞻园纠缠在一起,也就是说瞻园对吴公祠里面的鬼故事有专属权。男人的胆子相对要比女人大一些,所以,已经去世的图画课的韩老师一到吴公祠小学来工作就住在瞻园,他年龄大,耳朵有一点聋,又从不信什么鬼神的,再说他作画的时候需要安静,上哪儿去找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呢?所以,他自己提出要住瞻园。

韩老师了以,徐老师看瞩园里面子少、师多——女师三人一间,男老师四人一间,所以,脆搬到瞻园韩老师那间子里去住,没有多久,一九七八年秋天,小李分到学校来,先分到西园住,没有多久,他也搬了了瞻园。这位刘小萌老师,暗恋李正云老师已经有些子了,“暗”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连她的同室密友皇甫文华都没有看出来;又“恋”到什么程度呢?小李老师要搬到吴家大院去了,她的心里面一下子得空空莽莽的。

想都没有想,也跟着搬了瞻园,刘小萌要搬过去,皇甫华又不敢一个人住,所以也跟着搬过去了。来听说韩老师在瞻园自杀的事,实在坚持不住了,刘小萌就带着皇甫华仓皇出逃。现在,刘小萌和皇甫文华是悔莫及,今天他们撺掇徐老师和小李搬到吴家大院去,只是开开笑而已,本以为他们俩一定会知难而退,没有想到他们俩下班就跑到吴家大院去了,而且,这么就定下来了。

这往子该怎么打发呢?所以,这两个女人急中生智,突发奇想,脆也跟着徐海初和李正云他们搬到吴家大院得了。免得一到天黑,就只有呆在宿舍里面的份。当然,这种想法里面同时也杂了这两个女人对“鬼”的不可遏制的好奇心,不用问,还掺杂了刘小萌对李正云的暗恋情结。不过说实话,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对于吴公祠不可名状的恐惧。

刘小萌和皇甫文华为什么会对吴公祠如此恐惧呢? 徐老师到吴公祠小学工作的时间比较早,是一九六五年的秋天,文化大革命开始一年到吴贡祠小学来的。半年以,他听韩老师说,这瞻园在一九六四年的夏天,曾经有一个工友吊在福音堂的梁上,他是学校看大门的老师傅,姓陶。平时还负责打扫瞻园、修剪花卉。这样算起来,瞻园一共了两个人:一个是陶师傅,一个是韩老师。

对于陶师傅的,徐老师不能说什么,因为,韩老师没有说什么,至于这韩老师的,徐老师觉得是一个难解之迷,这个迷团这些多年来一直堵在他的心里。欧阳平打断了徐海初老师的话头:“徐老师,这个陶师傅的时候有多大年龄?” “你让我想一想……应该和韩老师差不多大,听韩老师讲,陶师傅是学校的老工友,在吴公祠了不少年。

韩老师的时候是六十五岁左右,陶师傅的时候,应该是五十五岁左右。” “他是哪里人?” “就是本地人。” “家里面还有什么人?” “这个倒不知。” “学校里面有没有人知他的情况?” “不知,但应该能够打听到。” “徐老师,你刚才提到的这个韩老师,又是怎么一回事情呢?” 徐老师接上话头继续往下讲: 这位韩老师的经历非常人所能比,他毕业于江南艺院,曽经留学法国,在绘画上造诣很,他最擅的是花画和山画,因为受到蒋委员的赏识,所以,就将他边,以尽不时之兴,但由于他为人耿直,又淡泊名利,厌恶政治,故而渐遭疏远。

候辫淡出人们的视,混迹于民间。因他与当时吴公祠小学的校吴老先生是好友,吴老先生就请他来学生图画课。虽说是大轰蚊子——大碟装小菜——大材小用,倒也落得个清静,解放以的一场又一场急风雨,没吹着他,也没着他。可谓因祸得福。他暗自庆幸的同时,得更加小心谨慎。然而,世事难料,文化大革命开始,过去的那段历史成了他的心病。

大街上拉的横幅上写着“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学校的墙上写着“打倒一切地富反右”。韩老师知,要是较起真来,他就得和“地富反右”中的那个“反”和“”沾上边。这样一来,他也是“牛鬼蛇神”,想一想自己能在这样一个小学校里面保全小命、苟且偷生,也算万幸。可是,俗话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文化大革命乃触及人们灵的大革命,连人的灵都跑不掉,那么,人能逃到哪儿去呢? 也许是命里有此一劫。

那是一九七三年一个夏天,镇革委会要在吴公祠小学召开一个“入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员大会。会场要布置一下,最起码要拉一个条幅,镇革委会的领导待,条幅内容就写:“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这个任务自然落在了美术师韩可飘的头上。韩老师一直忙到十点多钟。连同叹号一共十四个字,韩老师先把报纸用大头针别在纸上,然用排笔在报纸上写字,字写好,拿剪刀把字剪出来,再将字用大头针别在黄纸上,最别到宏瑟的横幅上。

韩老师把横幅拉好,如释重负地回去觉去了。可是,在第二天早上员大会就要开始的时候,有人发现主席台上方的横幅上的标语成了: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无寿疆。这还了得,典型的现行反革命。革委会主任看到会场下面人声鼎沸,人们对着主席台的上方指指点点,他走下主席台,终于看到了横幅上的字。“这是谁的?” “是——是——这个……”吴校倡赢赢土土

“到底是谁?” “是——是韩老师。” “革委会主任立即带几个人把坐在会场里的、脸的韩可飘老师五花大绑,驾着飞机,押到主席台上,员大会成了现场批斗会。革委会主任觉得“革命”的还不够彻底,准备第二天再拉到大街上开批判大会,还要戴高帽,挂牌子,游街,从成贤街一直游到金汤街。可是,第二天早上,当造反派来押解韩老师的时候,一推开门,随即退几步,都惊呆了——一个人马上跑去报告,其它两个人保护现场,革委会主任和吴校都到了。

韩可飘老师吊梁上,结束了他与世无争、可悲可叹的一生。“等一下,徐老师,韩老师拉好横幅以没有检查一下吗? “按常理,他应该检查一下,韩老师做事一向谨慎,他每次给画落款的时候,都要先在草稿纸上面写好,然才正式落笔。” “他被架上主席台的时候,你在会场吗?” “我在会场。学校里面所有的老师都在会场,这种活,谁敢不参加呢?” “你们没有听到韩老师说什么吗?” “当时的会场闹哄哄的,就是说什么,也很难听见。” “你一直没有机会和韩老师说上话吗?” 徐海初老师不无遗憾的说:“我真悔当天晚上没有去看一看他,现在想来,那一天,那一夜,不知韩老师是怎么度过的。” 坐在一旁的何老师补充:“我们当时都被吓蒙了,韩老师行事从来都是谨慎小心,怎么会把字颠倒呢?” “那么,韩老师当时有没有喝酒呢?” 何老师非常肯定的说:“韩老师做事之从来不喝酒,他虽然好酒,但从不误事。” 韩老师了以也没有能够得到清静,还落了个畏罪自杀的罪名。

吴公祠小学的老师都知,韩老师命不该绝;徐海初老师颇意外,因为,他知,随着韩老师的离去,一个只说出了谜面,却没有说出谜底的秘密也被他带走了。

(1 / 3)
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

古城疑案之吴公祠之迷

作者:独眼河马 类型:武侠小说 完结: 是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